我今天和一个朋友发生了一点点不愉快,我努力去缓和有点尴尬的气氛,同时试图向朋友表达我的意见,但我也不敢“用力过度”,因为我也有点害怕失去这个在我看来有时候有点敏感的朋友。我的朋友不多,常常也会羡慕别人四处逢缘,但也庆幸至少我的这一两个朋友的情谊是真的,正因如地,我更加害怕失去仅有的友谊。于是在和朋友发当不愉快的时候,我就开始了自我折磨。很可怕的是,我发配内心的开始计算着“事不过三”了,这是我的自我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