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前,邀柯友焱一起吃饭,他说最近太忙,过些天,星期六有空。
今天傍晚,我收到消息“几点见”,大概六点半。
“等天黑了”我看了看窗外,说“我想吃烧烤”
过了一会儿,我又收到消息“出来挨打!”
这时天还没黑,我说“行,我整理一下。”
“整理个毛线啊,拿你最差的状态出来!”
哈哈,看到这句话我真的笑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感觉挺好。

去年这个时候,我要离开学校去实习,也找他一起吃了顿烧烤。

我到了北区校门口,正打算走地下通道过南区去,忽看见门口正站着个人,看背影就像是他,我走上前去,然后假装不经意的路过,但眼睛在打量,他转过脸,果然是他,我俩就像一年前一样向门口的烧烤摊走去,点了三把肉串和一些别的肉,再来个烧茄子,就找桌子坐下了,刚才在路上他就说“刚体测完,想喝酒了”,于是又要了瓶啤酒。

听他吐槽大三这学期的课程怎么怎么多,要写多少多少本实验报告,我也讪讪笑的陪着调侃。他抱怨完有一门课重修了两三次都没过,老师出的试卷多么多了不容易,而后又问我怎么还在学校,死要面子的我是不会说我在学校还有一门高数课要重修,我敷衍着说,答辩完了,想再玩儿会儿,不想那么快找工作。

我问他前些天CERT(学校社团)办得毕业酒会,为什么没参加啊,他依然说因为忙。我借机说出了心里话“若当天我不因为答辩而不能去酒会的话,我可能也不敢去参加”,他给我斟满了酒,再给自己倒上,说“这有什么不敢的,去见见一些以前的熟人啊”,我笑出了声“你说的倒是隐晦啊,哈哈哈”,他也笑了“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啊,那你说的也隐晦啊”,我俩笑着端起杯。

聊了些有的没的,我站起身准备结账,他制止了“说好了这次我结”然后把账结了,我装糊涂“啥时候说好了?”“去年!”我笑了笑收起了手机。

我借口和他回南区,我去南区超市买点零食。结账时,我拿过他手里的饮料一块儿付了,又被他笑着吐槽,而后把买的两块德芙里其中一块给了他(真搞笑)。

其实,我只是想找人陪着说话。他是小一级的学弟,说来好笑,当年在社团QQ群里,他爱和我搭茬,我便好奇他,在社团办公室见面后我发现他是所有学弟里长得最好看,或者说最清秀的一个,于是我便常常找他一块儿玩耍,后来,渐渐的关系更好些了,而那之后自己在感情方面碰到一些问题,于是常常约他到学校门口吃烧烤,喝点酒。

(思绪断了,等我想好了再重新整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