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我出门去南区取快递
收发室下班了,我绕过球场,准备去超市买点零食再回去
我戴着耳机,看球场后面树林被夕阳映成红色
就在我转过头重新看前方的路,我看到了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
即使依然隔着挺远的距离,她很显然也很敏锐的知道了前方我的存在
她侧过脸,而我也不敢再看她的眼睛,低下头,缓缓地隔着一定距离擦肩而过
待我感觉她已经走远以后,我再胆怯的转过身,确认背影,的确是她
她穿着白衣服,就像曾经那样
就像我曾经感觉的那样,那样纯白

这条路是她每天出行的必经之路
我很惊讶
我怎么会转到这儿来
我怎么没意识到
我怎么遇到了她呢
我怎么还会有这种悲伤的感觉呢

她侧过脸,经过的时候,我意识到
她依然不想再见到我
我以为我已经放下了
对啊,我应该已经放下了呀
可是为什么,擦肩而过心痛的感觉,是那么熟悉

我给柯友焱发了条消息,描述了刚才的经过
然后走进超市,拿了一块儿德芙
可能也只有他愿意听我说这事

走出超市,我戴着耳机,手机捏着手机和刚买的巧克力
刚走两步,她迎面走来

我再次感受到如同窒息一般的不安
她换了件黑色的衣服
但是,太魔幻了
我还沉浸在刚才悲伤遗憾的情绪里,谁料想她会突然出现在面前
可惜,她看了我一眼,朝我身后走去
可惜这次她没有侧过脸

这次我没有再回头,我不敢再回头
我捏着手机和巧克力
连脚下的路都走错

我慌张的给柯友焱打了个电话,描述刚刚发生的一切
太魔幻了
柯友焱开玩笑说我是不是看错了呀
“你说哪一次?”我问
如果第一次是看错了,那刚才居然真的遇到了,那更魔幻了

回来以后,我细细琢磨,我没有看错
两次都是她
两次都印证了,她依然没有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