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可大部分我都不敢主动搭话,偶尔庆幸终于聊上一两个,再聊上一两句,却发现“啧,肤浅,原来如此,不过如此……”。
都说有趣的灵魂万中无一,这倒是真的,我居然有幸认识些许,可惜不是有主了,就是我认识人家而人家未必真的“认识”我。
几年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沉得住气,耐得住性子的人,现在我不这么觉得了,我孤独寂寞久了,我开始想找个装着有趣灵魂的好看皮囊!但是朋友都说我要求有点儿高啊,确实,我自己也觉得是这样,况且若真识得这样一个人,我会担心自己终不入对方法眼。但是我暂时还不想改!
不怕人笑话的说,曾经我身边有过这么一个人,从认识那天起仿佛就比一般皮囊好看、比我更有趣,我深信不疑,慢慢地那个人自己也深信不疑,我越来越患得患失。但是当长久害怕失去,就已经输了,你终会失去。
那个人走了以后的很多年,我依然在审视过去那些年,我发现那几年都活错了,白活了,不值得,那个人才是自持傲眼而没发现自己实际已经俗不可耐。我自认为我在后来独自一人过的这些日子里才真正成长了。
前两年独自在上海,我感觉全世界就我自己最聪明,想碰到个和我一样有趣的人怎么这么难呢?我坐在下班的公交车里就这么想着。有趣的灵魂难找,好看的皮囊在这偌大的上海,还是容易见吧!可惜车厢里没有,车厢里最浓郁的颜色只有浓妆艳抹,我看向窗外熙熙攘攘的车流和人群,路边有个白衣粉颊的身影在低着头慢悠悠地走着,看起来颇为好看,车正好到站,我簇拥着人群挤下车,没来得及整理好衣冠便稍微快步走上前,但是抖音外放的声音使我即刻停下脚步……
太俗了,都太俗了。
今年我在家已经待了够久的时间了,我很少出门,因为我觉得,外面那么大缤纷世界我都识不到个好人选,家里这小县城,算了吧。
国真和我闲聊时候说,转了一大圈,既然回来了,还是从熟人圈里看看吧,我深以为然,但是我还没有所行动。原本年少时就因为怯懦而识人不多,这要是连最后的些许幻想都破灭了可怎么整?于是我和朋友们都是说“不急,慢慢来。”
但是其实我自己可已经开始躁动了。
下礼拜就七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