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气温突然下降,前天还穿着短袖吹风扇,今天就穿上了长衫长裤。
又到了凉飕飕的季节,我可以带着手机进浴室,打开水龙头,一边迫不及待地脱光衣服一边等很久的冷水,终于迎来烫烫的热水,再把水龙头调节阀往中间偏热水的方向扳,调整很久终于把水温调成合适的温度,在身体已经等得开始微微发抖的时候一头钻进花洒喷出的水花中,稍微发烫的温水从头淋到脚,把头发打湿然后向后捋,直到双手搭在脖子后或者抱着肩膀,看着热的蒸汽缓缓上升,升到天花板和浴室灯,然后在灯下向四周散开,很快充满整个浴室,把灯光都变得模糊,那种满足感无以言表!接着打开手机音乐,再把手机扔进桶里的衣服上,看着手机屏幕很快就满是水雾,接着开始想一件又一件的大事小事……就这样,一首又一首歌播放过去,我能在浴室待半个小时,冬天甚至更久。
因为怕冷,从小我都不喜欢冬天,但是这两年,我却爱上了冬天的浴室,冷天里温暖的浴室,在那难过的几年里,给了我足够多的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