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末凉子

在NGA看到一个常见到的头像

用户签名“头像是广末凉子,不要再问我了!”,看来实在是被问得太多了不胜其烦(笑哭

OK,我查了一下

广末凉子

14岁便已出道,在电影《恋爱回旋》中饰演新垣结衣的发小,凭借其清新脱俗的外表、元气满满的性格以及自身独有的透明感,迅速收获了大量粉丝的喜爱,不到18岁就成为了盛极一时的国民美少女。毫不夸张地说,在当时的日本,看到十本杂志里有八本的封面就是她,破纸而出的少年感和清透感是现在很多号称小清新美少女的偶像所没有的,容颜间的空灵感一直到现在都不曾失去。

少年感十足啊,记下记下。

10-28

  1. 狗粮的电脑被hao123劫持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劫持,我碰到这种事情都是不能忍的,就想上去解决咯!但是他现在忙着用电脑(玩饥荒),啧——— 所以明天再弄吧……(强迫症表示很难受!!!)
  2. 我一直盯着萝卜的博客——她怎么还不把她博客上我的友情链接改成最新的(捂脸),强迫症不能忍!所以我把原来的域名重定向了一下(国真知道了可能会说:这是病,得诊!)

【转载】尼克松首席翻译:美国在把中国逼成敌人

原文链接:尼克松首席翻译:美国在把中国逼成敌人 原文作者:观方翻译 美国前驻华公使、尼克松访华时美方首席翻译傅立民(Chas W. Freeman, Jr.)在其个人主页发表了2019年6月13日在布朗大学外交政策协会百年纪念讲座上的发言稿:《中美脱钩及其影响》 文:Chas Freeman 译:周枝萍

- 阅读全文 -

【转载】“你永远不可能成为中国的朋友”

原文链接:你永远不可能成为中国的朋友 原文作者:观方翻译 瑞士《世界周报》10月16日刊登了对美国哲学家、经济学家、数学家、乐评人大卫·保罗·戈德曼的采访。戈德曼是香港英语媒体《亚洲时报》的联合拥有者,时常以“斯宾格勒”为笔名对西方危机大声疾呼(其笔名取自《西方的没落》的作者奥斯瓦尔德·斯宾格勒)。荷兰作家莱昂·德温特认为戈德曼作品有意思的程度排在世界前列。翻译本文的目的一是呈现一个有意思的视角,二是展现一个聪明、体面的对手如何看待中国,不代表观方翻译同意其立场。 译:Kris

- 阅读全文 -

steam个人资料主页艺术展柜上传长图

步骤:

1.打开https://steam.design,下载已经自动切割好的展示图
2.Chrome登录steam并打开个人资料页面
3.准备上传展柜左侧图,在选择好文件后,打开控制台,输入:

var num= document.getElementsByName("image_width")[0].value;
document.getElementsByName("image_width")[0].value = 1000;
document.getElementsByName("image_height")[0].value = 1;

理论上返回值为1,然后在网页上点击上传
4.准备上传展柜右侧图,在选择好文件后,打开控制台,输入:

var num= document.getElementsByName("image_width")[0].value;
document.getElementsByName("image_height")[0].value = num-(num-1);
document.getElementsByName("image_width")[0].value= num*100;

返回值可能为1000(有返回值就行)然后在网页上点击上传

然后在个人资料界面点击编辑个人资料,把背景和上传好的艺术图片放进展柜即可。选取图片的时候,图片会显示为一条横线,点击放入柜内后会恢复正常,成果应该就像上面成果图一样了!

成果图:

09-18

我害怕路上的大车
骑着摩托车在县城的公路上,从后视镜里看到后方的大货车、渣土车,我怕得要死
我会减速靠边慢行,等大车过去再走,即使大车驶过卷起巨大灰尘
前两天路上就发生了事故,一辆三轮车,老婆婆带着孙女,差点完全卷入车底,还好没有被从正面轧过去,只伤在了腿上
真的好可怕,在网上也看过好多大车交通事故,太惨烈...

听《易中天说禅》小记

那对恋人只是“我望着你,你望着我”
这说明什么呢
有些心意,是不需要语言表达就能相通的
相视一笑,眉目传情,不是生活中常用的事儿吗
只要心意相通,便是【契合】
什么是契合
契的本意是文书,用文书来相互约定,就叫【契约】
契约相合相同,就叫【合同】
如果不用文书就能契合呢
那就叫【默契】
有默契的领会,就叫心领神会
心领神会后面的微笑,就叫会心一笑

————易中天说禅 | 第一集 | 禅宗起源的传说:释迦摩尼佛祖登坛 (07:14/12:18)


每次听到、看到将常用词分析得这么井井有条、令人信服的话,我都莫名的很激动,很佩服!
郭德纲相声《吃论》也有过关于吃、筷子相关的解释分析,同样让我钦佩。
刚才听《易中天说禅》,听到上面一段,我忍不住就想记下来。

08-14

祝我生日快乐?!
22岁。

08-07

08-07(七夕节)

如果喜欢一个人,我会很想告诉她,想找一切机会告诉她我很喜欢她,还有的是,我希望她在暂时走入低谷,或是面对生活带来的巨大压力的时候,能够记起有个人一直很喜欢她,她很棒,所以不要灰心,阴郁都是暂时的,会好起来的。

小时候对异性做过的沙雕事情

  • 小学,喜欢前桌的姑娘。英语课上,班级气氛比较活跃,全班同学都在积极举手回答问题,而我前桌姑娘由于座位比较靠后(由于身高和学习成绩的关系,我从小坐最后一排),甚至站起来举手,希望老师看见。我莫名其妙的站起来用力拍了她的手,她就告老师了...老师走到后排让我道歉,死要面子的我默不作声,然后,就在教室后面黑板下罚站到了放学。真和别人说的一样,小学生,喜欢女孩子就会欺负她,希望获得注意力。现在想想真是蠢!!!!太蠢了!!!!喜欢谁,就用心对她好一点,这个道理我在中学时期过去以后才真正懂。
  • 初中,一年夏天,我们一圈儿同学正下课聊天呢,喜欢的女孩子穿的那间T恤薄了点(也许是穿得时间长了),我傻*的说了句“你这是透视装吗?”,女孩子扭头就走。当时的我说完那句话,真想扇自己几巴掌然后把自己扔进垃圾桶。
  • 高中,在上下学路上认识一个女孩子,很好看。有一天下雨,我没带伞,路上看见她,她也没带伞,我来了句“你也有今天!”(天知道我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她瞥了我一眼说“我当然有今天”......走了。

对不起,我真的错了!
这些尴尬的场景我现在想起来都想把自己给锤死!

传送门:小时候对异性做过什么沙雕事情?

06-25

事实上我有很多东西想写,但是太拖沓,然后就不了了之了。我希望以后能补回。当然,这句话说出来可能自己都不太相信。

06-17

Congratulations!
2019年并没有善待我。
我的毕业证,要延期了。
我又开始怀疑了,原来我能力这么这么差吗。

06-03

想通过搜索引擎找一些有趣的、持续更新的生活博客,技术博客太多了,也着实看腻了。

找了很长一段时间,感觉“有毅力保持更新博客的人,真是令人钦佩!”

在Google上也找到了一些独立博客作者建立的自己的个人博客,但是找的过程也挺不容易,很多博客已经停更多年,也有些虽然有保持更新,但更新频率也非常低。另外,百度垃圾!

在微博流行以后,有耐心继续写并且保持更新长博客的人,越来越少了。有朋友跟我说“生活要有仪式感”,我觉得,写博客也算吧hhh。

萝卜在我的怂恿下(我觉得自己有点功劳),在一两个月前开始更新自己的个人博客,我很开心,好像又让人吃了我一波安利;也有朋友跟我抱怨“没什么可写的”、“生活平淡无事可记”,我倒也作罢,不强行安利;还有个多年未联系的老朋友,最近半年才重新开始熟络起来,我曾想说服他开始更新自己的博客,因为我感觉他本身也是个善感的人,但再仔细一想,我与他三观不相合,不然怎会多年未联系呢,所以想必他写的东西,我也可能不太想看,所以也就此作罢。

说来也可笑,我为什么居然去安利别人写博客。我的生活太无聊,我想看看别人的生活,听听别人的故事,了解别人的为人处事之道,所以熟人朋友固然更好,可能,还因为比较八卦吧。[哈哈]

我的博客,知道的人不多,我也傲娇,不想大肆宣扬又想让人知道,不过现在先不急,等我更新时间长了,有些存货,再分享出来吧。

(配上一张有年代感的图)

关于 2019/6/1 GFW对海外IP进行TCP阻断及相关的一些看法

2019/6/1 
11:20左右中国大陆防火墙随机屏蔽海外 IP 的 TCP 连接
据说,与1989/6/4 “六四事件”30周年这个敏感时间点有关
我在搬瓦工上搭建的梯子没能幸免,当我意识到梯子无法连接后,ping了一下两台服务器,海外和国内均能ping通,说明服务器ip没有被ban,便更换了两台服务器上搭建的shadowsocks端口和密码,但依然无济于事。




- 阅读全文 -

05-22

傍晚,我出门去南区取快递
收发室下班了,我绕过球场,准备去超市买点零食再回去
我戴着耳机,看球场后面树林被夕阳映成红色
就在我转过头重新看前方的路,我看到了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
即使依然隔着挺远的距离,她很显然也很敏锐的知道了前方我的存在
她侧过脸,而我也不敢再看她的眼睛,低下头,缓缓地隔着一定距离擦肩而过
待我感觉她已经走远以后,我再胆怯的转过身,确认背影,的确是她
她穿着白衣服,就像曾经那样
就像我曾经感觉的那样,那样纯白









- 阅读全文 -

05-18

几天前,邀柯友焱一起吃饭,他说最近太忙,过些天,星期六有空。
今天傍晚,我收到消息“几点见”,大概六点半。
“等天黑了”我看了看窗外,说“我想吃烧烤”
过了一会儿,我又收到消息“出来挨打!”
这时天还没黑,我说“行,我整理一下。”
“整理个毛线啊,拿你最差的状态出来!”
哈哈,看到这句话我真的笑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感觉挺好。

去年这个时候,我要离开学校去实习,也找他一起吃了顿烧烤。

我到了北区校门口,正打算走地下通道过南区去,忽看见门口正站着个人,看背影就像是他,我走上前去,然后假装不经意的路过,但眼睛在打量,他转过脸,果然是他,我俩就像一年前一样向门口的烧烤摊走去,点了三把肉串和一些别的肉,再来个烧茄子,就找桌子坐下了,刚才在路上他就说“刚体测完,想喝酒了”,于是又要了瓶啤酒。

听他吐槽大三这学期的课程怎么怎么多,要写多少多少本实验报告,我也讪讪笑的陪着调侃。他抱怨完有一门课重修了两三次都没过,老师出的试卷多么多了不容易,而后又问我怎么还在学校,死要面子的我是不会说我在学校还有一门高数课要重修,我敷衍着说,答辩完了,想再玩儿会儿,不想那么快找工作。

我问他前些天CERT(学校社团)办得毕业酒会,为什么没参加啊,他依然说因为忙。我借机说出了心里话“若当天我不因为答辩而不能去酒会的话,我可能也不敢去参加”,他给我斟满了酒,再给自己倒上,说“这有什么不敢的,去见见一些以前的熟人啊”,我笑出了声“你说的倒是隐晦啊,哈哈哈”,他也笑了“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啊,那你说的也隐晦啊”,我俩笑着端起杯。

聊了些有的没的,我站起身准备结账,他制止了“说好了这次我结”然后把账结了,我装糊涂“啥时候说好了?”“去年!”我笑了笑收起了手机。

我借口和他回南区,我去南区超市买点零食。结账时,我拿过他手里的饮料一块儿付了,又被他笑着吐槽,而后把买的两块德芙里其中一块给了他(真搞笑)。

其实,我只是想找人陪着说话。他是小一级的学弟,说来好笑,当年在社团QQ群里,他爱和我搭茬,我便好奇他,在社团办公室见面后我发现他是所有学弟里长得最好看,或者说最清秀的一个,于是我便常常找他一块儿玩耍,后来,渐渐的关系更好些了,而那之后自己在感情方面碰到一些问题,于是常常约他到学校门口吃烧烤,喝点酒。

(思绪断了,等我想好了再重新整理一次)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标签

其它